周亮:记者提出的问题是我们在银行保险监管工作中碰到的难点,也是一个重点,更是一个痛点。因为货币政策传导不通就会痛。党中央、国务院一直高度重视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融资难、融资贵的问题。大家知道,改革开放40年来,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,中国的发展取得了历史性的成就,也发生了历史性的变革。这中间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作出了重要的贡献,大家耳熟能详的关于民营经济在中国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是“五六七八九”,GDP、税收、创新,包括就业的份额都是很高的。特别是去年年底时专门召开了民营企业座谈会,再次重申我们党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经济制度,尤其是强调坚持“两个毫不动摇”。他特别指出民营经济只能加强不能削弱,而且还要走向更广阔的舞台。可以说,这些重要指示给广大民营企业家吃了一颗“定心丸”。在日常工作中怎样把中央的要求落实好,这对我们是一个挑战。

我们现在正在进行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包括降杠杆、补短板。降杠杆主要是降地方政府的杠杆、企业的杠杆,在过去几年当中,不论是企业还是地方政府,确实增加了很多的融资,增加了很多的债务。因为中国金融结构仍然是以银行为主的间接融资为主导,直接融资比重相对较低,所以在地方政府进行改善民生、扩大基础设施建设过程当中,确实也借了很多债务,企业在发展过程中,甚至有些个别企业盲目扩张当中也增加了杠杆、扩大了债务。这些都是重要的潜在金融风险领域,也是监管的重点领域,同时也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重点关注、加以化解和处置的领域。总体来讲,经过过去两年多的降杠杆,化解地方政府和企业债务,现在的杠杆水平基本稳定,并有所下降。但是,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要进一步深化,企业、地方政府降杠杆、减少债务的工作还要继续下去。